警察管理系
 首页  思政工作  院系新闻  师资队伍  学生管理  国学撷英  学子风采 
最新消息:
经典诵读
· 庄子•逍遥游
· 《大学》
· 《中庸》
· 《千字文》
· 《弟子规•总叙》
· 《弟子规•入则孝》
名句赏析
· 《论语》赏析导语
· 《论语》精华50句
· 攻乎异端篇
· 学而不思则罔篇
· 君子周而不比
· 子贡问君子篇
友情链接
名句赏析
当前位置: 首页>>国学撷英>>名句赏析>>正文
学而不思则罔篇
2018-06-15 14:53 贾香娟  网络 审核人:

原文:

子曰,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。

译文

孔子说:“只学习而不思考,就会迷惑不解;只思考而不学习,就会在学业上陷入困境。”

  这是讲为学之道。这个“学”就是学习。那么皇侃的批注说,是“学旧文”,意思就是读古圣先贤的书,学圣贤之道。所以这里的学,专指学圣贤之道。当然,如果说泛指学一切的学科,也未为不可。这个“思”,就是研究,东汉的经学家包咸说,思是寻思,这个“学而不思,则罔”,罔,包咸批注说是罔然,就是迷茫。那么皇侃批注里头有另外一种解释,叫诬罔,诬蔑的诬,诬罔的意思。包咸批注的意思讲罔然,是讲自己读书学习,而不去寻思书中的义理,这是学而不思,就会怎么样?“罔然而无所得”,白学了。那么皇侃批注里说的,依诬罔的解释,这个说法,就说读圣人的经典,而不能精思其义,以至于不能够落实,甚至行为会乖僻,学圣人又学得不像,为什么?不能真正明白圣人的教诲,装模作样的,表面上学,内心里没改,这是诬罔了圣人之道。别人都知道你是在学圣人,一看,你是这个样子,“原来圣人就是这个样子”。这叫以身谤法,这是诬罔圣人之道。

  这两种说法都很好,我们合起来来理解。皇侃的批注是提醒我们学习圣贤之道,一定得要去深思、笃行。你能够深思,解其义了,你才能笃行,不解其义,当然行不出来。那行不出来,这等于毁谤圣人,给圣人脸上抹黑,损害了圣贤的形象,让世间人不懂的人看到,“原来圣人就是这个样子的,行了,别学了”。那现在学儒、学道、学佛里的同学,有没有这样子的?有。嘴里都唱着高调,大谈圣贤之道,而行出来的,连一般人都不如,让人怎么能看得起古圣先贤的教诲?怎么能够去学习、去接受?特别是弘扬圣贤教育的人。我自己也是这样常常反省自己,人家都知道你在学圣学贤,你做出什么样子来了?你所作所为代表了圣贤之道。假如是不如法,你还有私心杂念,你还有自私自利,你不能做出温良恭俭让,你还有贪瞋痴慢疑,那你就想想,这个果报不得了,你等于是以身在灭法。

  所以孔子讲,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”,圣贤之道,要靠人去弘扬。人的所作所为代表这个道,那我们弘的是什么道?人家不是光听你说,说得好听,看你所作所为,人家是听其言、观其行。我们所作所为,要是不符合我们所说的,那叫骗人,那叫谤法。所以孔子,你看前面那章告诉我们,“先行其言,而后从之”,你做到再说。

  那自己认真的学,认真的思惟,去落实,所谓“闻思修”三慧,闻了,闻是你学到了,学到了你得思,思是变成自己的存心,然后你去修,修是落实,日常生活,待人处事接物,能够运用、发明圣人之道,你才不会罔然无所得,你才不会诬罔圣人之道。这是讲“学而不思,则罔”。

  那“思而不学,则殆”,这个殆有三种讲法,这都很好。第一种讲法,这个殆,依何晏的《论语集解》里头说,“不学而思,终卒不得,徒使人精神疲殆”。这是光在那里思索,没有去学习,不读圣贤书,凭着自己的知见苦思冥想,最终是无所得。不仅无所得,精神疲惫,思虑过度。中医讲多思伤脾,脾胃不好,为什么?思虑太多。思虑太多的人,肠胃不行,脾胃不好,想得太多了。这个脾胃不好表现什么?胃口不好,打嗝,胃寒,这些都属于脾胃弱的现象。

  那么孔子告诉我们,他自己的经验,他说什么?“吾尝终日不食,终夜不寝,以思无益,不如学也”。一个人一天不吃饭,一个晚上不睡觉,在那里思索,他发现思索无益,没有益处,为什么?苦思冥想,都跳不出自己知见的小圈子,这个叫妄想。就是因为妄想,把我们自性性德给障碍住了,你得跳出来。所以夫子讲以思无益,没有用。不但没用,有害。要怎么样?放下自己的知见,不思了,不如学也。学是什么?学圣贤的教诲,以圣贤人的知见,做自己的知见,这叫学。那你得放下自己的知见,你得去读圣贤书,听圣贤教诲。

  那么现在圣贤书读起来,现代人文言文的基础比较弱,得听讲解,听别人学习的心得,自己就有感悟,这是学,要不然真的精神疲惫,这就是“思而不学,则殆”。所以我们前面“学而篇”第一章讲的“学而时习之”,你看,《论语》开篇第一个字就讲“学”,一个学字贯穿着成圣之道。如何成圣人?学,学来的。孔子自己都说,“吾非生而知之”,我不是生来就懂的,要靠什么?“学而知之”。所以孔子他老人家讲,“十室之邑,必有忠信如丘者焉”,他是说这个地方如果有十家人,里头肯定有一个人跟我一样忠信,有我这样的品德的,德行的根基有我这样,但是不如我好学。所以孔子为什么能成圣人?别人为什么不能成圣人?就是因为孔子好学,不是因为孔子的德行根基比别人厚,忠信、德比别人强,未必。孔子这句话都是讲得实实在在的。别人的忠信,别人的品德,有我这样的,这是什么?扎根,你的根很深了,还要加上好学。

  第二种关于“殆”的说法,是朱子,朱子的意思说,他在《集注》里讲,“不求诸心,故昏而无得。不习其事,故危而不安”。“学而不思则罔”,就是讲学了,没有在心地上求解悟,不求诸心,所以他不能够内化成为自己的境界,所以就昏而无得,昏昏然,这是罔的意思,只是记问之学,记得多、看得多、听得多,博闻强记,可是不是自己的东西,这是罔。那么“思而不学则殆”,这个殆是“不习其事,故危而不安”。什么叫“思而不学”?你不习其事,就是你没去落实,没去干,光停留在这个意识里头的思,你没有真正去落实,学必定包括落实。“学而时习之”,这个习就是落实,学习学习,不习就不叫学,那就会殆,殆是“危而不安”,自己心里不安,总有忧虑,总有烦恼,甚至有危机感,有这个恐惧。《大学》里讲的,心里头有好乐、有忿懥、有忧虑、有恐惧,心不得其正,你心不正则身不修,身不修则家不齐、国不治、天下不能太平,那你所学的有什么用?帮助不了社会,也帮助不了自己。

  所以朱子引程子的话讲,“博学、审问、慎思、明辨、笃行,五者,废其一,非学也”。这个“博学、审问、慎思、明辨、笃行”,出自于《中庸》第十九章,教我们怎么样学。博学,你要学得广博。广博是什么?你好学之心,无论遇到什么境界、什么人、什么事、什么物,你都可以从中学到有益的东西,这叫你博学。那么博学还得审问,把义理弄清楚,不明白的去请问善知识,请问老师、善友。要慎思,慎重的去思惟,精思其义,你才有解悟。解悟之后你要运用,明辨,你能够辨明事理,了解一件事是非善恶,你就懂得取舍,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,该做的努力去做,不该做的绝对不做。笃行,就是付诸于你的行为。这五个方面,有一个方面废弃掉了,就不成为“学”,你想想,这“学”的含义,一定包括你去力行。博学、审问、慎思、明辨,这是讲到你信解,笃行是你去行证。学习的过程包括信、解、行、证,不能光停留在信解,如果光有信解,那这个学问不是实学。你学儒家的学问,就是儒学,你搞学术的,你成为一个大儒,这所谓大儒,也是大儒学家,但是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悦乎”,那个不亦悦乎你没有,不亦悦乎是要用行去证。笃行,那才叫学儒,所以这个殆,朱子是讲“危而不安”的意思。

  那么第三种说法,这个殆,是根据王念孙,这是清朝乾隆年间的一个进士,也是一个大儒,他有一部著作,叫《读书杂志》,王念孙引《史记·扁鹊传》里头讲的“拙者疑殆”,这个殆字跟疑字是一个意思,所以这个殆当疑字讲,也就是思而不学,就会有疑惑,这心有疑惑,就定不下来。《大学》讲,「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」,这一有疑,定就没有了,定没有了,后面的静、安、虑、得,都没有了。所以这个殆当作疑字讲。那么雪公赞成这种说法。实际上,古注不同的见地都很好,我们从中去圆解经义。

  我们再看蕅益大师批注说,“学而不思,即有闻无慧;思而不学,即有慧无闻。罔者,如人数他宝,自无半钱分也;殆者,如增上慢人,堕坑落堑也”,这也是点睛之笔。学而不思,是什么意思?有闻无慧,光在学,不断的在吸收,不断的在读圣贤的书,这是闻,多闻,听得多,读得多;但是没去思,没思是没消化,没有转化为自己的营养,吃得饱饱的。吃得饱饱的,撑着,没变成自己的营养,营养是什么?慧,智慧没现前。这种学的知识,称为所知障,障碍着你的自性,反倒无益,你还有害。就好像你吃得撑了,对肠胃还很不好,不仅对身体没有好处,还有害处。那么“思而不学”,倒过来,是有慧无闻。这里的慧,不是真正的智慧,这叫世智辨聪,世间智慧。这个人很聪明、很伶俐,头脑很快、很敏捷,可是他的知见不正,这就是有慧无闻。他是自己知见里生出来的,叫邪知邪见,他不是真正学圣贤之道。所以这个学和思要并重。《弟子规》里讲的,学文和力行要并重,如果“不力行,但学文,长浮华,成何人?但力行,不学文,任己见,昧理真”,这都错了。学思要并重,那么思里头肯定有行,你真正消化了,你才能够变成自己的行为。

  “学而不思则罔”,罔,蕅益大师举一个比喻,说得很形象,就好像人在数钱、数宝物,金银珠宝陈列于前,他在数。这个金银珠宝是谁的?别人的。像一个会计,数的钱,老板的,是他人的宝,不是自己的宝,自己没有半分钱,还是个穷光蛋。这比喻“学而不思”,你学到这些圣贤的经典教诲,圣人的东西,不是你的东西,圣人的宝,不是你的宝,你没有内化,没有吸收消化,就根本得不到圣人的受用。

  那么“思而不学则殆”,这个殆是什么?增上慢人,堕坑落堑。增上慢就是傲慢,自己以为自己了不起,甚至觉得不用学圣人的东西,我自己知见已经不错了,不愿意再学了。这个我们也常遇到,有些同学,一开始很精进很努力的听经闻法学习,学了一段时期,当然进步很大,境界也很大提升,然后他增上慢就起来了,不用再学了,学来学去不都是这样吗?好像老师讲的,讲来讲去都是这样的说法,没有什么新颖的,他就不学了,不听了,这属于增上慢。增上慢人就好像堕到那个坑里头他起不来了,掉落到深渊里头,这更可怕。

  所以为什么孔子、圣人注重学,学很重要。佛法里也讲多闻有智慧,不是说反对多闻,而是鼓励多闻,鼓励你学。夫子最赞叹的学生颜回,为什么他有这样的成就?因为他好学。人家问孔子,“你的学生里面,谁最好学?”他说唯有颜回最好学,颜回死了以后,没有人能像颜回那样好学,没有人的学问、道德、境界高过颜回了。所以这个殆就像堕到那个深坑里面出不来,这个坑是什么坑?自己的知见的那个坑,这比喻很形象,掉到井里,坐井观天,以为天就这么大,像个青蛙一样,井中之蛙,就是增上慢,傲慢。这个慢是什么?愚蠢的傲慢,他永远出不来,这就是危险了,危而不安了。那么他也必定是有疑,对圣人的教诲有疑,对老师的教诲有疑。这疑心一起来,信心就没有了;信心一没有,好学之心就没有了;好学之心没有了,那只有退步,没有进步,这个可怕!

  所以,即使是圣人,像孔子,他都给我们示现学而知之,其实他哪里是学而知之?生而知之,上根之人,还是示现我们好学。即使你真成圣人,还是应该给大家表演出好学的样子,来听讲,学习很认真,锲而不舍。这是什么?你能慈悲众生,众生不好学,你先表演好学,然后教导大家好学。这就是什么?“先行其言,而后从之”,你先做,你本来不用学了,不用学也要表演出好学,这是你的慈悲,你不是为自己,你是为众生。就像孔夫子一样,他也表演学而知之。

 

关闭窗口

本站所有信息归 河南警察学院 版权所有  

地址:中国·河南·郑州市龙子湖东路1号 邮编:450046